網頁導覽 English

蔣俊義老居士事略

簡智果講述 黃德川敬記

  蔣俊義老居士,民國八年二月廿日誕生於江西省九江縣,父親竺仁公、母親余氏,書香門第,兄弟共三人,蔣公排行第二,手足情深,曾於蔣經國先生在江西時,結業於江西贛南幹訓班,民國卅六年,兄弟三人攜手來台,服務於台灣省煙酒公賣局至七十三年退休,歷任專員、人事管理員、安全組長、人事室副主任等職。

  民國四十年與公賣局同事陳玉蟾結為連理,夫唱婦隨,育有二男二女,長男封舜於上海經商、次男封禹經營達摩人力仲介公司,長女中白服務於烟草試驗所,不幸於民國七十七年因病早逝,長女婿儲惠中於成都經商,次女中道於公賣局服務,次女婿杜愛中於中山科學研究院服務,其他內外孫曾孫多人,一門俊秀,子孝孫賢。

  民國卅八年 雪廬老人蒞止台中,創立台中蓮社,講演儒佛經典、弘揚淨土,蔣老居士即有幸與 雪公結下深厚佛緣,發心學佛皈依三寶受在家菩薩戒,成為雪公入室弟子,常隨聞法,協助 雪公宏法利生事業,曾任台中蓮社董事、國文補習班班主任、大專佛學青年演講比賽之評審、菩提仁愛之家常務董事。並曾在台中靈山寺講演佛法,由蓮社前社長王炯如居士翻譯台語,此外隨緣到清涼寺等各寺院講演佛法,並發心至監獄弘法,感化無數受刑人皈依三寶,並且接引公賣局同事周家麟居士親近 雪公發心學佛,並引導自己眷屬子女,於台中蓮社在當代高僧上會下性法師座下皈依三寶,建立佛化家庭。

  蔣老居士除講演佛法之外並發心撰寫「祖師語錄詩偈簡介」投稿於明倫月刊,蔣老居士復有感於淨土法門為「難信之法」為去除一般人對淨土的疑惑,以「生西記」為題,登載於明倫月刊,引導未修淨者而修淨,已修淨者能去「疑」,共同立「真信」、發「切願」、「一心念佛」再轉以化人,使更相勸化,非徒現世獲福,身後必上品往生。蔣老居士於明倫月刊發表之佛法文章,自民國六十七年八月七十六期開始連載至民國八十一年三月二二二期為止,共發表卅位高僧大德之語錄詩偈及介紹六十位淨土聖賢生西事蹟,由王炯如居士及江逸子居士配合插圖刊登,深獲好評,導引眾生發心修持淨土念佛法門,自行化他功德無量。

  由於蔣老居士之發心學佛度化眾生,曾獲 雪廬老人恩賜墨寶題詩獎勵,其一為「曉鐘」,詩云:「曉鐘敲罷了無痕,律呂宮商也不存,更覺悲歡非是我,茫然又覓夢中魂」,另一首為「時計鐘」詩云:「警眾太殷勤,曾無間寸陰,幾人長夜醒,不負轉輪心」,以嘉許其修行度生的心願。

  自民國七十五年夏曆三月初五日, 雪廬老人度生圓滿西歸之後,蔣老居士將懷師心情,撰寫「凡情測聖智」發表於明倫月刊一六四期 雪公往生特刊,表達隨師學佛之中,深受 雪公恩師慈悲教化之恩,而今恩師往生,再欲蒙 雪公恩師呵斥而不可得,為弟子者怎不悲思永懷,復提出三點與蓮友共勉,完成 雪公恩師未竟之願力(一)繼續弘揚淨土念佛法門、(二)振興創立聯體機構。(三)為佛教犧牲奉獻,不求名利,共期往生極樂,其關心 雪公弘法利生事業之心,由此可見。

  蔣老居士由於長年親近 雪公,所以對淨土念佛法門之信願堅定無比,弘法利生之外,並教導眷屬及子女平常要堅定念佛之信心及臨終正念分明之重要,自己更是身體力行,任何事情發生皆以一句佛號作為依靠。蔣老居士自民國七十三賣局退休後,生活規律,常做運動,身體一向康健,然天有不測風雲,人有旦夕禍福,蔣老居士忽於民國七十九年大年初二,突因大血管阻塞中風,斯時自己盤腿一心念佛誓求往生,拒絕就醫,足見其平日念佛功深。蔣老居士自中風後,蒙賢孝兒孫悉心照顧,至民國九十四年十一月更進住菩提安老所安養,中風後雖言語困難,但一聞佛號立刻能隨著「阿彌陀佛」之念佛聲調與大眾一起念佛,其對念佛之信心及念佛功夫之純熟,每令見聞者感動不已。

  蔣老居士身為台中蓮社長壽念佛班之老班長,中風養病期間,承蒙蓮友常時探望,倍覺溫馨,早晚隨菩提安老所老人作早晚課念佛,隨緣聽聞佛法,至九十五年七月其夫人往生後,蔣老居士更覺為夫者責任已了,無罣無礙,往生信願更形堅定,近半年來身體明顯出現老衰現象,及至九十七年五月廿四日下午五時十五分,於 雪公恩師所創全台第一所佛教醫院「菩提醫院」內,安詳往生,享年九十歲,蓮友聞訊排班助念至次日入殮時神態安然,觀其平日念佛信願,必已蒙佛接引,達其心願,往生極樂。

  綜觀蔣老居士一生,宿世善根,親近善知識,發心學佛,弘法利生,功不唐捐,然中風十八年,明示佛法三世因果之可畏,長期臥病,子女孝心不減,足見教子有方,說話吃力,卻能念佛,亦顯佛力不可思議, 雪廬老人云:「浮名浮利不貪求,世俗萬緣一筆勾,五蘊苦空終是鎖,西方速去莫淹留。」謹祈望蔣老居士安詳往生極樂,早日花開見佛,悟無生忍,乘願再來,廣度眾生,滿菩提願,阿彌陀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