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導覽 English

張慶祝老居士事略

  張老居士諱慶祝,法名玄音。民國六年二月十八日(農曆一月廿五日)誕生於彰化,民國九十六年六月一日(農曆四月十六日)中午十二時四十八分,往生於臺中市自宅,享壽九十一。

  老居士近百歲之人生,值得稱道之事蹟甚多,備載於「張慶祝師姑九十回顧」一書,今謹錄其大要,以為緬懷之資。

  老居士十二歲以前,與父母及姊弟妹生活於彰化。父為佃農,生活雖十分清苦,但關心子女教育,在家時入小學讀到五年級。

  十二歲至十五歲,奉父母之命出養於豐原。契約原載栽培至高女畢業;然養家只給讀至小學六年級,僅延一年之求學歲月,此一年中每日上學前及放學後,均需忙家務、挑豆干、織布袋、洗蚵仔,做種種苦工,以致時常遲到,不能圓滿求學之希望。又被養家之子偷去錢財,乃決志不告而別,揮去一段辛酸記憶。

  十六歲至二十歲,至東勢姊夫之雜貨店幫忙,以工抵債。緣於養家索賠四年之養育費共一百五十元,以今計價,約值一百五十萬元。此筆龐大費用,幸由姐夫先行墊付,當年老居士,心中感念之餘,乃甘心至店中幫忙繁瑣之ㄧ切事務,每日早起晚睡,不以為苦。此段歲月,學佛後回想,令其深刻體會佛說「人生酬業」之不虛。

  老居士稟賦賢慧不慕榮利,不願嫁與富豪,故經友人介紹,於二十一歲,與服務彰化郡役所之洪洳欣先生結為連理。夫婿飽讀詩書,敬業安分,不諂媚上司,全憑實力晉升至臺中州廳。老居士雖為續絃,然感念於夫婿之誠懇待人,孝親敬長,忠厚儒雅,人格崇高,故對前房之一子一女仍視如己出,悉心呵護,養育成人,完成婚嫁。及至晚年,此一對子女,仍對老居士孝敬如生母,常侍在側。然而好景不常,七年之夫妻,竟恍如昨日雲煙,夫婿因積勞成疾,胃疾復發,而英年早逝。老居士仍強忍悲慟,克盡母職,撫育二大二小之子女。此時,又遭逢第二次世界大戰,中日交兵,本島民生物資,均受制於日本殖民政府。老居士每日躲空襲,護子女,又得籌三餐,家計之困窘,實非外人可想像。然「為母則強」,與胞姊至東勢山上挑香蕉販售謀生;又至市場販售食品;並大量採購「砂糖」,頗獲其利,而後將賺得款項,於彰化購地,供父親耕作,再以耕作收入,全供胞弟做生意資金。以此可見老居士之堅忍毅力與過人膽識,而孝弟之德,尤過於常人。

  三十歲,為撫育四名子女,乃經媒妁與羅立富先生再婚。羅先生時任工務局課長,為人善良、忠厚,其後改行經營汽車零件販售生意。夫婿受老居士學佛薰陶,亦能虔念佛號,二課不斷,臨終前數日,皆以卡片式小張之西方三聖綁於額頂,以為生西公據。及至臨終,感得正於臺中蓮社參加講座之大專青年,分批前來助念,以致瑞相殊勝,火化後得三顆圓潤晶瑩之舍利,經 雪公鑑定,甚為稀有。此又老居士化度家人,善集福德之明證。三十二歲,時值民國三十八年四月八日, 雪公恩師浮海來臺,首次至法華寺講演佛法,老居士躬逢盛緣,親聆法音,從此奠下與 雪公恩師三十八年之師生法緣,並護持臺中蓮社等聯體機構五十七年之殊勝因緣。

  三十四歲,兒子基洋六、七歲之際,患結核症,群醫莫治,時 雪公正於法華寺義診,親為此子把脈,只淡淡告以:「另請高明」,老居士聽後即知大事不好,甚為難過,至民國四十年一月二十一日母子緣盡,幸得 雪公請來周慶光、董正之等師長前來助念,稍解喪子之痛,然「憂多道轉親」,由此,更令老居士深體愛終別離,轉眼輪迴互不識之真實。

  以上諸事,係老居士所遭逢童年坎坷、少年飄搖、成年喪子,諸多切膚之痛。幸以其堅毅不拔之忍力與宿世潛修之明智,中能履險如夷,化逆境成助緣,轉煩惱為菩提,八苦實為老居士之八師,而 雪公之一期化臺因緣,老居士能勤懇把握,精進不懈,二利兼修,至老彌堅。終能轉短祚為遐齡,化凶險為安泰,諸多感應,實得力於其能謹守師訓,承繼師志,老實念佛,有以致之。以下述其親近 雪公,隨緣弘護事誼。

  先度班十姊妹之盛緣──民國卅八年四月八日 雪公於法華寺弘法伊始,老居士即不離座下,雖只國小畢業,然好學不倦,堪受教化,乃任命為「先度班」首任班長。十位弘法健將,皆親受 雪公嚴厲指導,故皆能隨緣弘化一方。分擔 雪公弘法事務之外,又襄助成立台中蓮社等四大聯體機構及各種文教慈善事業。而其中用志不紛,用力最久,始終如一者,其惟老居士也!

  民國四十年十二月七日臺中蓮社落成後, 雪公組成「女子弘法班」十名班員,即十姊妹。 雪公令此十人,全力輔導新成立之男青年「文藝班」及女青年「中慧班」,於每年春節過年假期初五至初十在蓮社舉辦「新春弘法大會」,初試啼聲,即效果非凡。除弘法外,老居士亦到廚房協助膳務, 雪公亦稱許其「能者多勞」。

  此後至八十五歲以前,除臺中道場,協助弘法、辦事之外,並至眾多佈教所弘法,諸如:鹿港、后里、員林、沙鹿、東勢等佈教所講經。並領眾定期念佛,或臨終助念。其中尤以鹿港、沙鹿用力最深,時至今日,道風猶盛,皆有賴於老居士領導在前,栽培後進在後,功夫綿密,財法兩施,時有 雪公之風存焉。

  老居士長期擔任臺中蓮社、菩提仁愛之家、慈光育幼院等機構之常務董事,又默默護持明倫月刊、內典班、啟蒙班、社教科等文教事業。舉凡 雪公所辦一切文教慈益,老居士皆隨喜大力護持,並鼓勵子女親友一起參學贊助。老居士曾說:「我早年算命,『一生操勞』,故私下許願,願為眾生操勞,不為塵俗戮力。」其發願力行,有如此者。

  老居士弘法以後,常云:「七分為公,三分為家。」身雖病苦,然心中仍不時掛念公家機構,即如今年四月廿九日,身已虛弱,龍鍾難行,仍撐持至仁愛之家開董事會,五月十二日仍抱病參加蓮社董監事會。一心為公,為法忘軀之心,將常縈繞蓮友耳目。老居士除照料蓮友外,對家中晚輩亦甚慈愛。對內、外孫子女,皆可記其生日及名字,並適時電話祝福,勸大家要好好念佛,可謂「念茲在茲」婆心懇切。

  老居士一生為法忘軀,身上諸多病苦皆不以為意,均已佛號化除苦痛。

  往生前二日,蓮社吳社長及蓮友等,前往慰問,猶一起懺悔發願,口中詞語,歷歷清晰。往生前一日,徐自民老師前往探望,老居士自謂「時間已到」。師勉以「用功念佛,護持公家多年,自有功德,阿彌陀佛與雪公恩師定來接引」。老居士聞言,滿面笑容,合掌致謝。六月一日午時,神識清楚,右臥吉祥,在子女念佛聲中,自在往生。助念一日,更衣時,容色煥發,頭頂猶溫,四肢柔軟,老居士之往生也必矣!

  綜觀老居士一生敦倫謹厚,待人以誠,好學勤奮,度人不怠,以苦切孤詣之心,深入法海,弘法利生;以崇師報恩之念,護教護人,培育後昆。臨終能預知時至,安祥生西,可謂巾幗丈夫,不退菩薩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