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導覽 English

故正公董老教授傳略

受業 仰白 敬述

本文:

  本刊發行人董公正之老居士,於民國七十八年十二月九日凌晨往生。老居士誕生於佛教家庭,雙親茹素信佛,自當選立委後,政壇發論,均是護國護教,昌明因果,端正人心。十年前見本刊載「靜坐常思己過,閒談莫論人非。」之修行警句時,不因德高爵尊,賜書讚嘆,並請人撰書,懸於廳堂,朝夕端心省思,老居士之心地功夫,由此可窺一斑。老居士生西後,董夫人為老居士安排助念事誼,並堅持不發訃文,不收奠儀,不開弔,送老居士前去火化,並安厝於台中靈山寺。其素心慧志,令人讚嘆景仰。明倫特載仰白居士所撰董公事略,聊表對一代護法大德無限追思。(編者按語)

  董老教授諱正,字正之,民國首屆立法委員,篤信三寶,受優婆塞戒,法號聖光。民前二年三月十二日出生於東北瀋陽市郊農村;畢生捍衛國家,伸張正義,倡導五倫;護持三寶,不遺餘力,不計毀譽,不疲不厭。追隨 雪公李炳南老教授,建立台中市佛教蓮社,信願念佛;於民國七十八年十二月九日清晨一時四十分,由台北淨廬念佛會李榮輝居士等蓮友暨董老夫人率同家屬計數十人,至誠助念之際,安詳往生,享壽八十歲;復有台中蓮社王社長炯如率蓮友分批北上參與助念,歷經二十一小時,於是日深夜十一時,予以沐浴、更衣入殮,見其全身柔軟異常,臉上隱約透出紅光,莊嚴清淨。同月十七日家祭後發引台北土城荼毘,撿得舍利及舍利花甚多;呈諸端相,在在證明念佛法門之真實不虛,而董公之生西也無虞。

  董公祖籍山東,遷居東北,世代耕讀,儒佛傳家,「故太老大人」有義公,潛修內典,兼通諸經;「故太老夫人」呂氏廣慈老居士,卒業師範學校,千歸董府,主持家計,諸凡物品,皆讓伯叔多取,自家則省吃儉用,其美德早傳鄉里。

  董公兒時,係由父母啟蒙,黎明即起,故太老夫人教以三百千千(三字經、百家姓、千字文、千家詩)、論語及佛法初機,竟以聰慧過人,而能迅速背誦;董公常云:此生能以研經寫作,甚至議壇申發諍言,悉皆得利於國學啟蒙,奠定堅固良好之基礎。

  惜乎!故太老夫人原本體弱多病,又以過度操勞,不幸英年早逝,是時正公年僅六歲,弟敏公亦僅二歲而己。然而正公一生念母之心未曾少減,早歲精研孝經,來台即訂晚課禮誦地藏菩薩本願經,曾云:「地藏經乃佛教之孝經也」,獨有偏好。

  正公自幼智慧不凡,無論私墊、小學、初中或高中,品學均列前茅,因此,直升國立東北大學英文系。

  民國二十年,正公就讀東北大學不久,日本軍閥引發「九一八事變」,其野心侵略我國,表露無遺矣;正公亦因此成為「流亡學生」,並趕赴北平參加「義勇軍」擔任某部政冶組長,複以熱血愛國,撰作「請願殺敵疏」,向中央陳表志願出關殺敵救國之雄志;隨即潛返東北,承黨國元老丘念台先生之支助,與石安全等多位志士共同發起組織「東北義勇軍第十三路」,石任司令,正公任秘書長,開始與日軍戰鬥;當時正公才二十一歲;斯時即已經常撰文宣傳抗日救國。

  復因丘念老看出正公之才華器識不凡,冀欲為國培育英才,乃訓示曰:「革命必須要有高深學問」,並特引荐轉學廣州之國立中山大學經濟系,由是負笈南下;在學期間,正公以其文筆佳,寫作快,稿費收入頗豐,不但足以自給,尚可助人;復以品學兼優,英勇豪邁,敢出諍言,申張正義,最獲彥公鄭校長之器重與關愛。大學畢業,奉派銀行服務,精勤負責,業績猛上,不久膺升為經理。

  民國三十四年,正公與遜清皇戚舒淑婉女士結婚,三十五年五月下旬,夫婦同時發願持長齋,儼然淨侶,學佛益加精進。

  民國三十六年,承師長親友再三推荐,乃返鄉參選立法委員,起初老夫人一再反對其參選,惟正公以救國護教為重,乃於佛前,焚香禮拜,恭敬發願曰:「如果當選,側身國會,護持三寶,昌隆正法,庇佑邦家。」竟然以高票當選;民國三十七年五月,立法院首次開會,即以言護國,以身衛道,從不退轉,亦不畏懼,如是,四十年亦不改初衷,未違誓言。

  民國三十八年初夏,隨政府播遷來台,妻兒安頓於台中市,復返廣州、南京開會、洽公,初冬返台。

  是時適得殊勝因緣,親近 雪公老恩師,隨即禮請 雪公於靈山寺等處宣演佛法,有丘念老等顯達之士前來聆聽;之後,蓮友日增,乃有朱炎煌和許克綏二位大德合資購得台中市綠川之南岸民舍,設立蓮社,後來兩經改建為現在之規模。蓮社設立之始, 雪公即命正公出面向政府申請立案,此乃雪門事業財團法人台中蓮社及聯體機構之源頭。

  嗣後,正公經常為護持佛教而南北奔走,四十年來,除非臥病之外,無不為擁護三寶而努力。據說:經常清晨自台中乘火車北上,深夜乃歸,往返旅途,既無座位,又饑又渴,竟不以為苦,直至病倒為止。

  正公在立法院議壇上,除以精勤建言(詳見其大作議壇竽聲)外,尚主持院刊「民主憲政」多年,頗獲好評,於民主憲政建立正確之導向,此乃眾知,不必贅言。

  正公悲心甚切,除參與各界學術講座諸如慈光學術講座主講孝經等等之外,仍應國立交通大學、中央大學等學府聘為教授,主講國文、倫理學等,每每座無虛席(旁聽學生亦有不少),桃李甚眾。並撰作「應用文」、「倫理學」等書。

  近歲雖有氣喘、眼疾等病纏身,尚無大礙。而正公除按時參加立法院開會外,大部分時間於立法院圖書館研經、念佛與寫作;於十月間尚來台中蓮社兩趟,對王社長炯如居士垂詢社務,並有所囑咐。

  今春以來,正公或自知去時之將至,頻頻表示,果能多住世兩三年,專心撰文,公之於世,或有饒益群生者也。不意,自十一月中旬某日始,不欲飲食,惟其言談生活均如往常,僅見眼睛略微腫大,家屬見狀,屢勸就醫,均遭回絕,約十日,或是正公欲圓滿子女一片孝心,勉強應允,乃住院檢查,初無病症,後卻發燒,以至不起。

  臨終囑咐家屬,不發訃文,不開追悼,不收賻金等等,又說某些款項不可申領,某些款項印某經,做某功德,十分清楚;家屬一一遵辦,未敢或違。董公有子一,女二,均已婚嫁。長公子森,服務建築業,長女公子毓葳任教於國立交通大學,次女公子毓萏,加拿大某大學博士,孫二,光宇、光宸均就讀大專,外孫女三,亦在學。全家早已皈依三寶,三代同修,精進念佛。

  綜觀正公一生,愛國護教,清廉自守,深值讚歎稱揚,茲謹略舉數端如左:

一、正氣英勇:以二十一歲青年學生,參加組立「東北義勇軍」,任秘書長,對日抗戰,曾於槍林彈雨中,衣襟被射得片片碎布落地,即未受傷。又曾被車夫誤載進入日軍營區,竟未遭拘捕,可謂吉人天相;正公常云:「此身早應死矣!只因菩薩庇佑而留之。」,或因之,早把「死」置之度外。

二、公忠體國:正公畢生為黨國奔忙,不論撰文,抑或議席,均言人不敢言,可謂公而忘私,四十年未改本願,立法院發言達四十萬言。其反對優生保健法之提案曾被 雪公老恩師譽為主國立法以來第一之正言讜論,其功德不止如五須彌也,似此為國為民之建言,不勝枚舉。

三、倡導孝道:精研孝經及地藏經,並於各講座或大學教席,均喜闡揚倫理道德,尤其注重孝道,且身體力行,如常以晚課地藏經,回向祖宗,同生淨土。

四、樂於助人:曾為救助友人,將身邊財物傾囊而出,又預支董老夫人薪津三個月,活人一家五口,且未圖受人任何回報。又曾將其僅有台中市住屋一棟,廉售所得黃金五兩,悉數救助友人之急,類似如是嘉行,不勝枚舉。

五、護教護法:
  (一)政府遷台初期,出家眾蒙正公護持者甚眾。
  (二)凡各寺廟道場,遇有困難,正公悲心甚切,知之必往仗義護持,排 紛解難,以至功德圓滿,從無畏懼,如行護法菩薩行。
  (三)追隨 雪公老恩師(李炳南教授)學佛,自創立蓮社伊始,奔走立案,迄目前尚擔任財團法人台中市佛教蓮社董事長、慈光圖書館董事兼館長、慈光育幼院董事長、菩提仁愛之家常務董事、青蓮出版社及明倫雜誌社發行人等要職;凡 雪公之所興辦各項弘護事業, 正公無不鼎力擁護者。

六、潔身自好:早期規定立法委員三年,即可申請律師或會計師執照;民國四十七、八年間,正公久病臥床,醫藥花費,使之貧困,幾乎斷炊,其友人見狀,再三勸促申請律師執照,出租月入五千,然正公不為所動,寧死亦要潔身自好,可見其志節之高超。

七、惜福習勞:董府家具設備均甚實用,而不求華麗,衣物亦然;自奉至為節儉,捐輸卻十分大方;據說,座落新竹市一棟房舍便是將其出售,其中部份款項用來作為弘護經費。又董公自幼離家求學,久已習勞成性,凡事不欲麻煩別人。

  於戲!正公生西矣,正公!畢生功德無量,堪謂「為黨為國出生入死申大義,護教護國排難得安似雲長」,至盼 早日乘願再來,弘護正法,廣度群生。

  所附二首詩「再過中市」乃董公所寫、「講席罷憶董正之」為雪公所寫。由這二首詩中,可略窺三十年前, 雪公與董公師資道合之情形。

  講席罷憶董正之

  緣不留君住 誰為顧曲人 高堂調錦瑟 空自動梁塵

  再過中市

  五載隨緣住 鉤陶仰我師 劫餘滄海日 蓮種綠川時

  妙法傳心印 高吟啟慧思 秋風驚歲晚 重別意遲遲

摘錄自明倫雜誌第200期 78年12月發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