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導覽 English

林賴采蘩(慧蘩)老居士事略

  老居士是在民國前一年出生在台中市北屯庄二份埔的望族,自幼即非常聰明伶俐,很受到父母的寵愛。在當時家庭的女子很少受教育的社會,老居士即被送往淡水高女去求學,學業完成以後乃返家協助其父崇棠公經營家業,並且照顧教導四位弟弟與二位妹妹,所以老居士在賴家一直是其弟妹敬重的大姊。

  老居士在21歲時,即與同庄的望族林獻璋老先生結婚。婚後偕同先生赴日本留學。先生是日本明治大學畢業,老居士亦是日本女子大學畢業,學業相當優秀。返台之後,她的先生努力經營事業,前後經營了很多家公司。老居士則專心在家孝順翁姑,相夫教子,對其子女不但在學業上給予很好的栽培,而老居士又不斷給予教導儒家父慈子孝兄友弟恭做人的道理,也給予教導佛家慈悲喜捨和因果輪迴,念佛求生西方的道理。因為有如此好的家教,所以老居士的四子三女,個個都非常成器成材,人人均受高等教育,畢業自國內外大學研究所,不論學問、事業,均有很好的成就。三位女婿亦皆事業有成。老居士的孫輩,也教育非常出眾,目前有三位醫師及多位工程師。老居士可謂教導有方,家庭興旺圓滿。

  然而老居士為何有如此世間福報?何以有如此的教育理念?其實她有一個活水源頭,此即在她四十二歲時,就跟隨台中蓮社創社的導師雪公李老恩師學儒學佛。老居士不但精研學理,而且身體力行,到處去演講佛法。老居士是李老恩師座下「十姊妹」排行第三;第一位是呂正凉,第二位是鹿港才女林看治,第三位就是慧蘩姑。老居士和十姊妹,平時非常護持蓮社,協助老恩師推動教育文化慈善公益事業,都不遺餘力。民國五十二年,擔任菩提救濟院(現菩提仁愛之家)第一屆董事。民國六十四年重建台中蓮社大殿,老居士更是出錢出力,是重建委員之一。

  老居士身體健康,手腳靈活,雖然八、九十歲,還時常台灣美國二地來來去去,一方面關懷子孫家庭事業,一方面受子孫孝順承事,生活自在快樂,身體精神一向硬朗,有時猶會背誦詩經。九十七年三月廿九日突感不適,送醫治療,意識仍然清楚,仍知道恭唸阿彌陀佛,後來佛號聲越來越小,最後在三月卅日上午十一時六分往生,享年九十八歲。往生當日,恰逢蓮社春季祭祖第二天(週日),蓮友聞訊相繼數百名前往助念,八小時後入殮,面露微笑,法相莊嚴,老居士必然往生西方極樂世界矣。

  綜觀老居士一生,做人成功,婚前是賴家的好大姊,婚後是林家的好媳婦,是子孫的好母親、好阿嬤。她善良慈悲,樂善好施,是雪公老恩師的好學生,蓮友的好模範。期待老居士蓮開上品,早日乘願再來,廣度眾生,滿菩提願。(摘錄自97.4.27台中蓮社社長吳聰敏居士手稿)

敬錄 雪公 佛學問答一則:

225[問] 淨土法門帶業往生,所有帶去善惡業種子,未審將來還要受報否?(賴慧蘩)

225[答] 法無緣不生,西方無惡緣,只有無漏法緣。因之道心增長諸惑漸斷,報亦出世證果之報,非復世間三苦之報矣。

敬錄 佚事一則:看治師姑著作中 關於慧蘩師姑的相關記載

念佛感應見聞記轉貼(八)本來討債念佛解怨

  記得是在十年前的二月初旬,大雅龍善寺住持愛姑娘,在臺中公路局車站看見我,就對我說:「看治姊!二月十九日是本寺的法會日,信眾們都要聽妳講點佛法,請妳發發心吧!」我即時答應了她。約定的日子到了就去,還帶了很多「無上至寶」及關於淨土法門的小冊簡便念佛方法的袖珍摺卡)。

  翌年二月,臺中靈山寺打佛七的時候,那一天是慧蘩師姊當護七;大約下午三點多鐘,我正在念佛堂中念佛,慧蘩進來輕輕拉了一下我的大袍,我就隨他出來一看,只見一位五十多歲,素不相識的鄉村婦人,站在庭院那邊;我就問她:「你住在何處,叫我有何貴事?」她說:「我先生叫我找妳,與妳見面,要向妳道謝;我從早上進城,在市內到處問人:看治姊住在那裡,承其中一人指點,說在蓮社,蓮社的人又說您在靈山寺,所以尋到此地,要說一件事情,使妳知道,就是報答妳的恩情。」我聽了真是丈二金剛,摸不著頭腦,莫明其所以然!看來不是三言兩語可以說完。靈山寺佛七規矩很嚴,在庭院亦不得說話,我就帶她一同去到墻外,以便問個明白,這時,慧蘩亦陪著同來。 那婦人就說:「我是住在賴厝十三甲的村子裏,妳去年二月在大雅龍善寺講佛法的時候,我的男孩子,名字叫做賴福興,亦在那裡聽講,聽完後,請了『無上至寶』及小冊子各一份回家,從那天起他就開始信佛,還每天拜佛念佛,照著『無上至寶』的方法,早晚課誦,從不間斷,幾乎做到行住坐臥,佛不離心,心不離佛的程度。」我聽了很奇怪,娑婆世界,那有這樣福氣大的人,聽了一次佛法,就開始朝暮修行的?我就問她:「妳孩子幾歲了,做什麼職業,為何那樣發心?」那婦人又說:「我這孩子到去年是二十五歲,他從高中進了大學,在二十三歲那年大學畢業,但回家就染上了肺結核之症,每日中西醫藥打針,三年中化了不少錢,直至念佛以後,身體才比較以前輕鬆,精神上亦樂觀得多,他亦常常去市內買些佛學書本來看,所以很開心。」我就問他「你家中有幾個人?」他說:「我先生除了我是正室外:還有一個側室,與孩子一共四人,為了孩子的病,我們三個老的都是盡心看護侍候,希望他早日平安,一心想養兒防老,希望我三個老人有所依靠。可是到去年年底,農曆十二月初旬,福興忽然把我們三老請到床前對我們說:「爸和二位媽,我今天中午就要往生西方極樂世界,你們三位老人,千萬不要傷心,悲歎年老無子,我大哥到日本去了十幾年無音無信。但你們不必再掛心了,現在他在日本已成家立業,娶妻生子,大哥將在二月初旬就有音訊回家,將來就在臺灣與日本之間來來往往,你們的老景就不致太寂寞了。」我的先生聽了這話就流著淚說:「你近來身體比較以前好得多,你是不可以離開我們的。求阿彌陀佛保佑你吧,兒啊!你千萬不可以去。」這時我兒福興又說:「我本是來討債的,你們三人過去世中,與我結了很深的怨仇,債務欠我很多,今生來為你子,自生下來到大學剛剛畢業,就染此惡疾—肺病,纏綿三年,至今債務尚未討盡,本來要等到這棟房屋亦賣掉後,使你們三個老人,貧窮困苦,身無遮避之地,活活苦死。可是我今年拼命的一心念佛,消滅了多生罪業,要往生西方極樂世界,從此我等四人無怨無讎,已解怨釋結了,你三人亦要志心念「阿彌陀佛」求生西方,後來我們就可以永遠聚在一起,不再分離了。希望三老要牢牢記住!時間到了,把「無上至寶」拿來,你們三人要為我助念,不可以哭泣,亦不要妄動我的身體,你們三人身體要背過去,不可以看我,我自己亦會念的。福興把「無上至寶」放在手掌中,兩手合十,起初大聲念佛,我們亦幫著念,雖然叫我們不可看他,可是我亦偷偷回頭看他,念了大約二十分鐘,福興的聲音就漸漸微細,到斷氣時雙手放開,「無上至寶」掉落在胸前,就安祥而去了。那婦人換了一口氣,又說:「我們的房屋很多都租給人,其中有本省人,也有外省人,本來見福興害了肺病,大家都害怕,到處找房屋要搬家,現在看見吾兒臨命終時明明覺覺的說話,又見他那莊嚴無比的相狀,無不異口同聲稱讚佛法無邊,不可思議!他們亦都不搬了。可是他臨終所說日本長兄的事,起初我們都不相信,可是真的最近由日本寄來音信說要回臺探親,與福興說的預言完全符合。我的丈夫高興的說:「若不是看治姊來教人念佛,福興臨命終時怎會知前因後果,得到解怨釋結,由他長兄從日本寄到的此信可以證明。福興遺言,皆是可以深信的。」我丈夫又說我等三人,以後能夠安然度過老景,此皆是看治姊的未w,此恩此情,一定要我來到臺中找尋看治姊,與您見面,說出這一段奇異感應事跡,讓您知道,也讓您歡喜!就是我們報答的恩情。」所以我自早上找到現在,才找到看治姊您;道謝以後,就要走了。我當時問他,你家住在那裡,您先生貴姓大名?她說,我住在大雅路十三甲。先生名賴俊,子名賴福興。當時慧蘩師姊在旁,從頭到底聽到這裡,忽然對她說;原來你是俊嫂,我是俊兄的堂姊,因為多年不來往,真是失禮!請到我家來去用茶吧。他說聲多謝就走了。當時已是太陽西下,五點多鐘。我們三個人站在靈山寺的牆外,足足二點多鐘之久。

  以上二則往生記實,均可證明確實有阿彌陀佛,確實有西方極樂世界,念阿彌陀佛確實能解怨釋結,消滅多生劫的冤仇。依據釋迦牟尼佛說的,阿彌陀經中有一句「其土眾生,常以清旦,各以衣祴,盛眾妙華,供養他方十萬億佛,即以食時,還到本國。」這是佛說西方的眾生,往生了後,就有神足之通,可是依照賴福興的奇跡來推測,賴福興於臨命終時,就發生了他心通,雖然經典上找不出證據來,但事實如此,聰明的讀者,能為我解釋嗎?